我对博斯曼法案感到自豪,因为这些年